从“海错图”看IP的图书“打开”方式_光明网

从“海错图”看IP的图书“打开”方式_光明网作者:陈文波近年来,一本古籍成为图书出版界的宠儿:原著被出版,各种解读考证、儿童科普、文创产品不断涌现,热度居高不下。这本古籍,就是成书于清代的《海错图》。海错,是我国古代对海洋生物、海产品的总称,出自《尚书·禹贡》的厥贡盐缔,海物惟错

从“海错图”看IP的图书“打开”方式_光明网
作者:陈文波  近年来,一本古籍成为图书出版界的宠儿:原著被出版,各种解读考证、儿童科普、文创产品不断涌现,热度居高不下。这本古籍,就是成书于清代的《海错图》。  海错,是我国古代对海洋生物、海产品的总称,出自《尚书·禹贡》的厥贡盐缔,海物惟错。其中海错的错,是种类多,错杂之意。顾名思义,海错图,就是海洋生物的图谱。  《海错图》作者聂璜,既是画家也是海洋生物爱好者,他是浙江人,字存庵,号闽客,一生云游各地,大部分时间都在绘画。清康熙三十七年(1698年),他“合《蟹谱》及夙所闻诸海物,集稿誊绘,通为一图”,这就是《海错图》。全书共四册,绘制了371种海洋生物,图文并茂,堪称一本颇具现代博物学风格的奇书。  雍正年间,《海错图》被太监苏培盛带入宫中。后来,乾隆又将《海错图》发掘出来,并放置于其在紫禁城重要居所重华宫内,成为他的“枕边书”。今天,我们翻阅《清宫海错图》时,不时能看到“乾隆御览之宝”“重华宫鉴藏宝”等印玺,可见乾隆对此书的喜爱。  此后,故宫文物南迁,辗转中,全套四册的《海错图》分隔海峡两岸。目前,前三册在北京故宫,第四册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2017年,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开了第四册的影像版权,进一步让今天的人们得以纵览古人眼中的海洋世界。同时,也让《海错图》成为出版界眼中的热点。  《海错图》成书之时,影像技术尚未发明,当时的古人认识自然生物,无论是文字绘画,还是认知水平,都无法准确地传递信息,因此就出现了各种啼笑皆非的误会和谬误。这些,在书中并不少见,但也正是这些认知偏差,吸引了众多的爱好者去考证。  2014年,故宫出版社出版了一本《清宫海错图》,将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三册《海错图》公之于众。该书生动有趣,画风独特,呆萌有趣。尽管是三百多年前的古籍,但书中的内容以及古人的世界观,迅速引起了读者的极大兴趣和业内的广泛关注。  昆虫学硕士张辰亮就是其中一位,坐拥千万粉丝的他,在《海错图》的大热之路上,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。他的考证文章,功底扎实、专业可信,行文风趣幽默,结集出版的《海错图笔记》一面市即广受追捧,一时间洛阳纸贵,堪称现象级图书。张辰亮本人也以知识网红的形式迅速走红,粉丝暴涨,成为家喻户晓的科普达人。  通过科普,《海错图》逐渐深入人心,各种出版机构对这一IP的解读也是多管齐下。出版《海错图笔记》的中信出版集团,紧接着推出了张辰亮编写的青少年版《海错图笔记》。此外,出版机构还推出了专门针对儿童读者的《故宫里的博物学》,将清宫中其他诸如《兽谱》《鸟谱》收罗进来,与《海错图》一起汇编成书,其中《给孩子的清宫海错图》,也成为其中最亮眼的卖点。  在科普书之外,也不乏其他别出心裁的解读,如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《海错图爱情笔记》。作者是美食大V“神婆爱吃”,她以海错图为名,通过讲述水产的“爱情”,分享个人的海产吃喝故事,行文诙谐有趣,书中的手账、手绘插图都颇具新意。  除书籍之外,海错图这一IP还被进一步升华。去年,一场名为“故宫里的海洋世界”的多媒体综合展在上海豫园开幕,形式独特,观者如云。此外,带有海错图元素的日历、手账本、零钱包等文创产品也被故宫摆上架,设计精巧且时尚,成为流行产品。  当下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各种资讯极度发达,泥沙俱下,谁能吸引眼球,谁就能在市场以及话语权上占得先机。  《海错图》的爆红,固然有大V的推动,但一个IP的突围,其本身如果没有优质的内容,就算有再多人帮着摇旗呐喊,也无济于事。《海错图》的背后,是原作者聂璜一生奔波考证的心血,纵使时间过去了三百多年,但依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。张辰亮在遇见《海错图》之前,已经在科普领域耕耘了多年,已经有一定的知名度。与其说他与《海错图》互相成就,不如说是实力使然的结果。  不仅仅是《海错图》相关图书的流行,值得注意的是,近年来,传统文化中具有优质内容和表现力的传统典籍、技艺、习俗等等,也受到年轻人追捧。如故宫、汉服、山海经、二十四节气等等,都重新成为年轻人讨论的热门话题,这种现象,既是优秀传统文化的回归,更是一种文化自信的体现。  其实,除了《海错图》,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蕴藏着众多优质的内容。《海错图》的走红,以及其衍生读物的畅销,更是用事实说明,历史文化中一些宝藏般的IP,依然可以在当下“活跃”起来。只要角度得当、方式合适、创意取巧,经过创意策划、多媒体技术的加持,就可以成为生动鲜活的读本,在让读者们领略和分享中华悠久传统文化魅力的同时,也让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以新的方式得到进一步传承与发扬。  海错图这一IP在当下的图书打开方式,是成功的,也为我们用好传统文化富矿提供了鲜活样本,树立了良好典范。但如何将我们传统历史文化中那些丰富的IP资源,转化为生动有趣又受读者青睐的图书内容,还将大大考验出版人的“匠心”。记得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曾说,作为最正宗浓厚的“中国风”代表,故宫所承载的传统文化需要破壁,制造更多的流行触点。而众多优秀的历史文化IP在用图书这一方式打开的过程中,同样要考虑的是“破壁”“触点”的问题。IP的图书再开发不能仅仅流于形式的简单重现,而要善于捕捉呼应不同年龄层的需求,找到与大众情感共振的切入点。(陈文波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